政府部門其實也可以從小處做起。不見得動輒要設計出一攬子解決的方案,大改善往往是小改善攢起來的
  最近不小心,手上劃破了一道口子。接下來幾天,洗臉都成了麻煩事。僅用一隻手,毛巾都擰不乾。於是感慨:若是只有一隻手的殘疾人,每天都這麼生活,那該多辛苦?
  懷此一念,再上街,許多視而不見的事兒都到眼底了:盲道基本全部被機動車占領,在地鐵口修有殘疾人用的降落電梯,不過早已積灰甚厚。許多屬於殘疾人的設施被正常人所擠占,好多殘疾人都只能窩在家裡,甚至不敢出門……
  看到這些,心裡更添了一份無奈。跟朋友交流,朋友說,這不是一天兩天能改的事,也不是你能改變的,別琢磨了。
  回到辦公室,卻看到這樣一則新聞:河南一位老人郭金德在省腫瘤醫院門前開了個理髮攤,並且對殘疾人免費,8年來風雨無阻。他說:“雖然咱沒錢幫助他們,但是理髮這點小事咱還是能幫忙的。”
  看到此處,心裡咯噔一下:或許,我還是能做點什麼的。
  過了幾天,手上的傷口終於好了。趁著周末,我跟隨幾個志願者來到西安一個殘疾人較多的小區進行志願活動。一個雙腿不能行走的奶奶讓我們很有觸動:我們僅是坐下來和她聊聊天,推她出來曬曬太陽,她卻感動得老淚縱橫。誰說這種事兒只是形式呢?
  每一個人的力量雖是微小的,但做就比不做強,做不了太陽,可以做一根小蠟燭,給周圍的人以溫暖。你若是律師,不妨留些時間給殘疾人一些法律援助;你若是醫生,不妨抽空去給他們做一下義診。只要有心,總能找到伸出援手的方式。周末的一天義工,就可以給他們帶來一些小改善。大改善往往是小改善攢起來的呀。
  政府部門其實也可以從小處做起。不見得動輒要設計出一攬子解決的頂層方案,撥多少多少錢,轟轟烈烈地乾。沒有盲道修條盲道,管一管那些占道行為,適當為導盲犬出行多開綠燈……這些微關懷及管理方法的微調整,可能就會帶來大方便。
  回程的路上,我突然期待我們的大街上,以後也有更多的殘疾人出現。或許他們緩慢的身影會給匆匆的人流帶來一些“不和諧”的速度,但他們的方便才真正彰顯出社會的和諧。  (原標題:我用殘疾人的眼看到了什麼?(民生觀)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n15ennoir 的頭像
en15ennoir

詩詠

en15ennoi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